我姐姐的脖子上,被人套了个狗项圈…

贝妮深夜阅读 2018-06-21 07:10:48


十七年前,我出生在西南地区的一个大山里。

从我出生的那一刻,我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没有人告诉过我他们是谁,去了哪儿。

那些年村里都不富裕,为了生存,我只能晚上趁着他们都睡着了的时候,偷偷翻进他们家的院子里,找些包谷,红薯,土豆之类的东西偷偷的烤着吃。

因为当年太傻,专偷二丫她们家里的,被二丫她妈发现了,拿着大扫把我赶了出来。

后来这事很快就传开了,村里人就给我起了个外号,见了我总是耗子耗子的叫。

因为耗子,是偷粮食的。

再后来,我大了了一些的时候,村里虽然还那么叫我,但却随便给我安上了一个姓,叫我陈浩。

事情的改变发生在十岁那年,一个女人收养了我——

她,叫蒋芸,我从小叫她芸姐。

那年她是刚毕业的大学生,特意下到农村来创业。

那时候村子里只要能干的动的男人几乎都出去打工了,因为外面挣钱多,留下的多是一些自己婆娘在家里侍弄那些田地。

芸姐来到村子里没多久就办起了养猪场,从最开始的一头猪养起,到现在几年过去了,养猪场也有了一定的规模。

可今年夏天的天气格外的热,十几头猪挤在一起,怕发生什么意外,每天就让雇的那些个村里留下的年轻女人们在猪圈外面洒洒水降温。

可这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后来趁着赶集的那天芸姐去镇上买了几把风扇回来挂在厂子的房梁上面。

而我与芸姐的故事,也就要从那一天开始说起。

同样的,也是因为那一天的所发生的事情,让我与芸姐之间的关系就此不再是单纯的亲情……

那天芸姐特意从镇上请来了一位电工负责给风扇拉电线什么,可自从她从镇上回来,把那些东西送到厂里来了之后,就再也没见到她的影子。

后来电线拉好了之后,那电工因为没拿到工钱开始还赖着不走,后来是我一再保证下次赶集的时候再给他送去,他才收拾东西回镇上去的。

我在厂子里试了试那些风扇都没什么问题之后,就回家了。

可当晚上我回到家,准备用钥匙开门的时候,却发现怎么也打不开房门,像是被人从里面锁死了。于是,我就用手敲了敲门,里面先是安静了一下。

然后便传出一阵骚乱的动静,再之后就是芸姐有些慌张的声音让我等她一下。

好一会儿的功夫过去,芸姐才给我开了门。

她站在门口面色绯红地问我,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我发现芸姐不仅面色绯红,而且衣领的一颗扣子也是解开的,隐隐的露出胸前的一大片雪白。

可那时候我还小,哪里懂得欣赏这些,只是看了一眼便不再在意。

“厂子的风扇都装好了,我没钱给那个师傅,答应下次赶集的时候给他送过去。”我心不在焉的说。

芸姐见我眼睛盯着她看,下意识地紧了紧领口。

然后说了句“噢,下次我去给吧。”,便赶紧回她自己房间了。

这时我也回过神来,累了一天准备去倒杯水喝。

可在路过客厅的时候,却忽然发现旁边那个一直都锁着的小抽屉居然打开了。

那个小抽屉芸姐平时都是用一把小锁锁上的,我从来没有看见她打开过,她也从来不让我去碰,因此对抽屉里装的什么东西,我一直充满了好奇。

不大一会儿,浴室就传来哗哗的水声。

这时候芸姐应该是要洗澡了,我大着胆子偷偷把抽屉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可只看了一眼就没了兴趣,那里面只是几张普通的DVD碟片,上面印着模糊的人物图案,有男有女的,反正那时候的我是根本看不懂。

我当时也只是好奇,觉得芸姐不可能无端把这个抽屉打开。

于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偷偷把光盘放进了DVD机里,准备看看这个被芸姐一直掩藏起来的秘密究竟是什么——电视里很快出现了让人面红耳赤的一幕画面。一个男人抱着一女人,两人身上什么都没穿。

这时的我已经十六岁了,在村里多少也接触了一些关于女人的知识,可从来没见过女人脱光了的样子,村里的二丫和我的关系最好,也只是让我隔着衣服摸了下她的胸,不大,软软的。但却没有其他人说的,那种让人欲仙欲死的感觉。

看着电视里那女人享受的样子,我的手也不自觉地摸向了自己。

不知为何,总感觉那里面热热的,很难受。

然后我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芸姐刚才匆忙的样子,她应该是背着我在偷偷看这碟片吧?

想着芸姐的模样,我开始拿电视里那女的和芸姐比较。

虽然我没见过芸姐脱光了的样子,可我从小跟着她一起长大,凭我的直觉芸姐胸前那对大白兔就要比电视里那女的更加的惊人,皮肤也要比她白。

最关键的是,芸姐的身材很好,电视里那女的虽然胸大,可看着给人一种臃肿的感觉,芸姐则不然,全身上下找不见一点儿多余的赘肉。

我想,这或许就是城市女人和农村女人的区别吧?

那时候我年纪小,哪里懂得农村与城市的区别,下意识地就觉得电视上那个不如芸姐的女人,就是农村的。

说起芸姐这个城里人,她最爱穿的就是牛仔裤和紧身衣,每次穿出去的时候村里那些老男人们眼睛就直溜溜地盯着她看。

好几次我和芸姐一起走的时候,那些老男人看着芸姐的眼神让我感觉恶心。

哈喇子都快掉在地上,都不知道稍微收敛一点。

私下里我还听那些老男人们谈起过,说有机会的话肯定要把芸姐弄的三天三夜下不了床之类的话。特别是村子里的老光棍吴老二,经常和那些老男人们谈论起芸姐在床上多么的浪,多么的骚,弄的他好像真的和芸姐似的。

每当有人问他是不真的和芸姐做过的时候,他总是笑笑,从来没有正面回答。

当然,我也知道他不可能回答得了的。

因为就他们那些老男人们恶心的样子,芸姐根本就看不上他们。

平日里,也就只好在口头上过过嘴瘾了。

……

……

回过神来,浴室里传来的哗哗水声不由得让我陷入了深思。

刚才在门口的时候,芸姐脸蛋绯红,眼神迷离动情的模样,我敢肯定她刚才一定是在看这东西。原本没太在意,这时候认真想想,她那胸口露出的大片雪白,真的令人神往。

想象着芸姐就像电视里那女的那样……突然,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袭遍了全身。

我感觉自己做了这辈子最美好的一个梦一样。

可随后而来的却是一阵空虚和愧疚感——

我看着地板上不知何时落下的白色物体,吓了一跳,赶紧用纸擦干净了扔进垃圾桶里。

从十岁时候,我就开始跟着芸姐了。

虽然她大我十来岁,但却总让我喊她姐,不能喊阿姨一类的称呼,说是把她喊老了。

自从我住进她家里以后,芸姐总是给我买衣服,赶集的时候还会买各种好玩的东西给我,对我照顾的无微不至,小时候还经常搂着我一起睡觉,一口一个乖宝宝的叫着我。

想起刚才自己做的那些事,心里一阵自责……

这时浴室里的水声忽然停了,我赶紧关掉DVD把光盘取了出来,迅速的放进抽屉里恢复原样,然后若无其事地拿起水杯向饮水机走去。

不一会儿芸姐出来了。

平时这时候的她都会换上一些旧衣服准备去做饭了,可这次却穿的异常漂亮。

穿起了她自己最漂亮的一条百褶裙,身上闻起来香香的。

见我正在喝水,就对我说:“小浩浩,饭我给你留在锅里了,一会儿你饿了就自己热一热再吃,姐姐有事要先出去一下。”我嗯了一声,看着她离开了家。

这么多年来,芸姐几乎很少在晚上外出的。

今天还打扮的这么漂亮出去,顿时就让我心里起了疑心,想看看到底出去干什么。

于是我立马就悄悄跟了上去。

我一路跟着芸姐,最后亲眼看着她进了吴老二的家里。

想起以前吴老二和村里那帮老男人吹牛时说的话,我心里不由得一紧。

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还不见芸姐出来,我有些着急了。

于是我悄悄地翻墙进吴老二家的院子,没想刚进院子,就听见屋子里传来一阵淫笑。

窗户上出现了五六个人影,只听见吴老二的声音:“我说的吧,这娘们儿可骚了,你们还不信。”听见这话,我感觉自己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刺穿了一样的难受。

我有些害怕,连忙趴在那屋子的窗户下面,仔细地偷听着他们在里面的谈话。

浓烈的酒气从屋子里传出来,这时候听见芸姐一直在说什么不要不要的。

可越是这样那帮老男人就笑的越起劲儿。

我小心地趴在窗户下看了一眼,就看到芸姐在被那几个老男人不停的灌着酒。

然后,就在芸姐喝得面色通红有些昏昏沉沉,半醉半醒的时候,吴老二突然站了起来,走到旁边,从他家柜子上的木箱里找出来一大堆奇奇怪怪的物件——

有一条看起来像是拴狗用的链子,连着一个项圈。还有一个黑色的英国365bet官网_365bet日博娱乐_365bet官网网址多少和一个红色的小球,上面还系着一根绳子,以及一副橡胶手铐,和一根皮鞭……

芸姐将身子蜷缩在一起,用手紧紧护在胸前,不愿意她的身子被这些男人看见哪怕是一星半点。可吴老二这时候却突然说道:“你的养猪场那么大的规模,现在天又这么热,要是闹个猪瘟什么的,恐怕你会赔的血本无归吧?”

听了这话以后,芸姐面色一阵苍白。

然后她就像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居然主动跪在了地上。

看着地上的那个项圈,芸姐乖巧温顺地将它套在自己的脖子上……

就这样,在我的注视下,芸姐主动将项圈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吴老二兴奋地嗷叫着,拿起皮鞭就狠狠地抽打在了芸姐的身上。

我知道吴老二肯定是把芸姐打疼了,不然她不会像那样惨叫的。

几年前如果不是芸姐收留了我,恐怕我早就不知道在哪个小旮旯里冻死或饿死了。

看着她现在像个玩物一样在被吴老二鞭打,在被那群老男人蹂躏,我的心像是在滴血一样的难受。正当我犹豫着,是不是要冲出去的时候——

吴老二站在芸姐的身后,突然脱下了裤子。

看到这里,我哪里还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这时我再也忍不住,抄起吴老二家的扁担,不管不顾的大叫着冲了进去。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